媒體訪問稿

街頭講經說古 亦有可觀之處 ■ 邱坤良(作者為台北藝術大學教授)

中華民國98年6月17日/星期三 中國時報 時論廣場 A14

 

偶然在電視上看到一個講解三教經典的節目,主講者姓李,是一位年約八旬留者白髯的光頭長者。他有時穿著台灣衫,有時襲素色海青,對著鏡頭,用教鞭指著書寫在黑板上的經本,逐字逐句講解,全程用福佬話,即使是艱難拗口的字句,也一氣呵成,毫不遲疑。我常會不自覺地停下來聽他講解一段經文,與其說為了瞭解內容,倒不如說是想看他如何用台語表演經文。另一個原因是我已一眼認出,他是我年少時期的街頭講古仙,如今「空中」相會,也有一種難以言喻的時空流轉之感。

 

當年的我常在家鄉的廟口、街道、港岸看江湖藝人唱歌變魔術、打拳頭賣膏藥。電視上這為李先生經常在媽祖廟口就地作場,尤其是夏秋無雨的夜晚,廟前廣場一群人圍成圓圈,有人站著,有人蹲著,有人坐在自備的板凳上,或乾脆就坐在地上,場子中間懸掛一面錦旗,上面寫著「萬國道德會宜蘭分會宣道師」。

 

李先生當時的打扮跟今天差不多,只不過年輕四、五十歲,光頭下的短鬚還是黑色的,他講的不是四書五經或佛道經文,而是「講古」,但也不是封神榜、列國誌、三國誌或彭公案、施公案這類「講古」師常講的內容,多半勸善懲惡、因果報應的故事。他當時為何不說經書,只講「故事」,是怕「討海人」聽不懂經文,還是本身道行還不深?

 

李先生透過麥克風講述「故事」,不疾不徐、抑揚頓挫,十分清晰。我至今仍記得他講的兩段故事。其一是雲林麥寮一位婦女意外死亡,不久復活,但講話語調大變,彷彿換了一個人,她自稱是金門人,姓朱,因坐船翻覆而溺斃,冥冥之中覺有人救起她,結果變成另外一個人。這個「借屍還魂」的故事曾傳誦一時,李先生當時還出示報刊雜誌的報導做「佐證」。

 

另一個故事發生在屏東,一個對下人刻薄寡恩的地主發現放在桌上的錢不見了,懷疑長工偷拿,嚴加責問,長工雖然一再辯稱清白,但地主一口認定,當夜上吊自殺。隔天地主才知丟的錢是被內弟拿走,冤枉了長工,鬧出人命,卻又不肯向家屬賠罪補償。幾天之後,地主突然暴斃,而長工家裡的母牛正好臨盆,生下來的小牛背後筋脈浮現地主的姓名。

 

李先生「講古」講到一段落,就會稍事休息,喝杯水,沒有趁機賣藥或推銷產品,只有信徒或志工模樣的人捧著放置梅餅的圓盤子在觀眾面前走過,拿起梅餅的人,順手放上一、二塊錢,算是贊助金。我混在觀眾群中「白」聽李先生講的神怪故事,發覺自己是唯一的小孩,有時慫恿同伴來「試」聽,但他們往往聽到一半,就意興闌珊地溜走了。

 

我年紀愈大愈不信「靈異」,早已忘掉這段廟前聽古的經驗,對這位很會說故事的講古仙也沒印象了,不意隔了近半世紀,又從電視螢幕上認出李先生,引發我昔日蹲在廟口聽他講古的陳年往事。他也從廟口的講古、講道師,變成運用電子媒體宣經講道的「勸善」大師了。

 

現在的李先生有信徒為他鋪設網站闡述理念,內容以傳統儒道與佛家思想為主。網路特別標榜李先生以宣揚倫理道德,淨化人心為職志,不收費,不募捐。我不知道他「談道不談錢」,又不接受金錢供養,如何維生?網路上也有一些攻擊李先生的言論,不過,多籠統指責他是屬於某一教派的「邪魔歪道」,並無騙財騙色的指控。有人信仰,有人攻訐,或許可視為一種行情吧!

 

清初學者劉獻廷在他的《廣陽雜記》卷二討論讀書人與庶民的知識道德。他說讀書人有詩、書、易、禮、樂與春秋「六經」,庶民大眾也有小說、卜卦、戲劇、歌謠做為「六經」,此六經與彼六經內容互異,但功能相同。李先生不是傳播庶民的「六經」,而是一本正經地為眾生講解讀書人的「六經」以及佛道經文,數十年如一日,光憑這一點,就值得尊敬了。

吾愛吾師系列報導之三:李瑞烈 談道不談錢 另類師表 ■ 陳木隆

中華民國92年9月25日 中國時報 宜蘭新聞 C2

 

歷經戰亂 數度死裡逃生 勸化世人 他不遺餘力 感化者眾。

 

時下興起講經弘道之風,身為主講人之一的李瑞烈老師,歷經戰亂數度死裡逃生,從此發願勸化世人迄今五十年,堅持「談道不談錢」的理念,受其感化改過向善者眾,是一位值得尊敬的另類師表。

 

現年八十三歲的李瑞烈,出身中醫家庭,祖父和父親都是中醫師,但他對於修身養性比較有興趣,早年從羅東日本公學校畢業,並未繼承醫業,因他認為「救心」要比「救身」重要,如果救了壞人的身體,可能會讓壞人去為惡犯法危害社會,倒不如去救人的心,才能徹底改變濁世之亂象。

 

廿四歲那年,中日戰爭方殷,李瑞烈被日本政府徵調遠赴大陸征戰,前後凡千餘日,歷經多起大小戰役,最後在史上著名的徐州大會戰一役,日籍隊長船橋自知勝利無望,率眾向國軍投降,當時的他是隊中的分隊長,等於現在的下士班長。

 

李瑞烈老師回憶說,那段日夜征戰的日子裡,他看到戰爭的無情,目睹日軍姦殺婦女甚至把幼兒拋向空中用刺刀刺死等等殘暴惡行,經常在死人堆裡打滾,枕著屍體人睡,親身經歷人間煉獄般的悲慘境遇,而加深他教化世人的決心。

 

在慘烈的戰役中,李瑞烈也多次從鬼門關轉了回來,頭部和腹部,都曾中彈,迄今都留有明顯的彈痕。有一次,全隊抽籤選派一批人馬上前線打仗,當時他並未抽中,本應在營留守,但有位隊友稱病央求他代為出征,他當場答應,沒想到,交戰結束歸來,營區已被炸轟,留守官兵無一倖存,他因為助人而逃過一劫。

 

台灣光復後,李瑞烈安然返回宜蘭老家,從此勤學漢文,令人稱奇的是,他全是無師自通,苦讀「彙音寶鑑」學會漢文,以至後來能夠飽覽群書,熟諳儒、佛、道、基、回等諸家各教經典如:四書、金剛經、法華經、六祖壇經、聖經、古蘭經、道德經等等,吸取箇中精華,加以融會貫通,成為他四處講經說法勸人向善的知識泉源。

 

李瑞烈老師在講道之初,並不順遂,早期因為戒嚴,情治人員見他在寺廟廣場、空曠地區弘道說法時,就會出面干涉,並且持槍以對,要他不得集會結社,還曾經把他帶回保安隊偵訊,直到萬國道德會聘他為講師後,才獲改善。

 

儘管險阻當前,李瑞烈誠信為道的熱忱與決心,未曾稍有改變,弘道五十年來鬚髮從烏黑到灰白,或親臨講道,或透過錄影帶、DVD經過電視台播放出來,聽法生信、受教生慧者,難以數計。

 

現為萬國道德會、中華道德實踐協會、宜蘭縣萬國道德會、中道會培養師資訓練班主講的李老師,因人施教,各教各派都信,並不隸屬任何教派,講道說法,從不支薪,且拒受金錢供養,只求淨化人心,教人佈施積善,真乃不求名利的另類師表,其畢生奉獻救世的精神,值得效法與尊敬。

維護單位: